爱弥尔·左拉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爱弥尔·左拉19世纪后半期法国重要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自然主义文学理论的主要倡导者,一生写成数十部长篇小说,代表作为《萌芽》。左拉的创作和世界观充满矛盾:一方面对现存的制度进行毁灭性的批判,一方面又对资本主义社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他的创作从理论到实践都有其特色。早期作品短篇小说集《妮侬的故事》(1864)、长篇小说《克洛德的忏悔》(1865),脱不开对浪漫主义作家的模仿。后来,他对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逐渐产生浓厚兴趣。在泰纳的环境决定论和克罗德·贝尔纳的遗传学说的影响下,形成其自然主义理论:主张以科学实验方法写作,对人物进行生理学和解剖学的分析;作家在写作时应无动于衷地记录现实生活中的事实,不必搀杂主观感情。但在左拉身上,自然主义、现实主义两种倾向兼而有之。

爱弥尔·左拉 - 简介

左拉法国作家。自然主义文学流派的领袖。1840 年4月12日生于巴黎,1902年9月28日卒于同地。“左拉中等身材,微微发胖,有一副朴实但很固执的面庞,他的头像古代意大利版画中人物的头颅一样虽然不漂亮,却表现出他聪慧和坚强的性格。在他那很发达的脑门上竖立着很短的头发,直挺挺的鼻子像是被人很突然地在那长满浓密的胡子的嘴上一刀切断了。这张肥胖但很坚毅的脸的下半部覆盖着修得很短的胡须,黑色的眼睛虽然近视,但透着十分尖锐的探求的目光。”在莫泊桑的文章中是这样描写左拉的。其父是移居法国的意大利工程师,在左拉7岁时病死。其母是希腊人。1859年,左拉参加中学毕业会考失败,其后两年,备尝失业辛酸,也因此体验了劳苦大众的生活,为日后的文学创作准备了条件。1862年进阿歇特出版社工作。

1864年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给妮侬的故事》出版,次年写了一部自传体小说《克洛德的忏悔》,因内容淫秽,引起警方注意,翌年被迫辞职。随着工业革命出现的19世纪社会变革促使现实主义作家描写社会生活的各

个方面。左拉把这种现实主义手法提高到更新的阶段。他强调资料考证和客观描写,从科学的哲学观点去全面解释人生,从纯物质的角度去看待人的行为与表现。1867年,左拉首次把他这种科学理论付诸实践,发表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小说《黛莱丝-拉甘》,翌年又写了另一部科学实证小说《玛德莱纳-菲拉》。

1871年开始发表长篇连续性小说《卢贡—马卡尔家族--第二帝国时代一个家族的自然史和社会史》的第一部《卢贡—马卡尔家族的命运》。随后,每年出版一部。 1877年,第七部研究酗酒后果的《小酒店》问世,左拉一举成名,从此踏上成功之路。接着,他又用16年时间写完余下的13部,其中重要的有《娜娜》、《萌芽》、《金钱》、《崩溃》、《巴斯卡医师》等。从某种意义上看,《卢贡—马卡尔家族》是拿破仑三世上台到1870年普法战争法国在色当失败这段时期法国生活各个方面的写照。继《鲁贡玛卡家族》之后,左拉又写了两部短篇系列小说《三城市》和《四福音书》。

左拉笃信科学,是科学决定论者,认为自然主义是法国生活中固有的因素。他自称他的方法来源于19世纪生理学家贝尔纳的论著《实验医学研究导言》,左拉在他的论文《实验小说论》中说,作家可以在虚构的人物身上证明在实验室新获得的结论。他相信,人性完全决定于遗传,缺点和恶痹是家族中某一成员在宫能上患有疾病的结果,这种疾病代代相传。一旦弄清楚了原因,便可以用医疗与教育相结合的办法予以克服,从而使人性臻于完善。这就是贯穿于《卢贡—马卡尔家族》中的主要观点。

左拉从1860年代中期开始提出自然主义创作理论,主张以科学实验方法从事文学创作,按生物学定律描写人,无动于衷地记录现实生活的一切方面。他强调深入体察社会,大量掌握生活素材,所遵循的基本上还是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

在轰动一时的犹太血统的法国军官德雷福斯被诬向德国出卖军事机密的案件中,左拉于1898年1月挺身而出,在《震旦报》发表公开信,开头一句是“我控诉”,他揭露法国总参谋部陷害德雪福斯的阴谋,结果以诽谤罪被判徒刑,只好逃往英国,次年6月才回到法国,对奉行民族沙文主义的资产阶级政府进行了长期斗争。在流亡期间开始写《四福音书》:《繁殖》(1899)、《劳动》、(1901)、《真理调》(1903)、《正义》(未完成)。在艺术上,左拉的作品以场景壮阔,气魄宏大,文体粗犷遒劲,喜作夸张描写和大量的细节描写著称。

《萌芽》(1885)是左拉的代表作。小说以煤矿工人罢工为背景,描写了矿工的悲惨生活。

左拉在巴黎死于煤气中毒(有说他为政敌所害,但终因无根据而作罢)。死后举行公祭,遗体移置先贤祠。左拉生前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的作品被具有保守思想的公众视为淫书,尤其是1887年他的作品《土地》出版时,更遭到舆论的非难,终其一生,未能进入法兰西学院。  

1908年,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以左拉生前对法国文学的卓越贡献,为他补行国葬,并使之进入伟人祠。

1898年,法兰西发生了军政府迫害犹太军官德雷福斯事件,由于军国主义蓄意误导加上民众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德雷福斯身陷冤狱。著名作家左拉发表了《我控诉》,痛斥军方和司法不公,以自己晚年的安宁作代价,为一个素昧平生的小人物伸张正义。为此他曾被迫流亡英国,但他的声音通过传媒终于唤醒了民众的良知,要求平反冤案的呼声此伏彼起,使德雷福斯在蒙冤22载后被宣告无罪,使正义之光昭示天下

左拉生前与文学界的许多名人为友,在初中的课文《福楼拜家的星期天》中他就于福楼拜、伊万·屠格涅夫、都德、为挚友。

爱弥尔·左拉 - 创作

法国作家。自然主义文学流派的领袖。1840年4月12日生于巴黎,1902年9月28日卒于同地。他在法国南部埃克斯城度过童年,7岁丧父后生活贫困,18岁时随外祖父来到巴黎,由于中学会考失败而不得不独自谋生,备受冷遇。1862年,到阿歇特出版社当打包工人,因写的诗受到老板赏识而提升为广告部主任,从此开始为报刊撰文,并发表了《给妮侬的故事》等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小说。1865年因第一部长篇小说《克洛德的忏悔》被警方认为“有伤风化”而遭解雇,此后成为职业作家。

左拉深受泰纳关于运用自然科学研究文艺问题的理论的影响,在19世纪下半叶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条件下,决心利用生物学、生理学、遗传学等的科学实验方法来指导写作。1868年发表了体现其文学主张的小说《黛莱丝·拉甘》和《玛德莱纳·菲拉》,并于同年开始构思系列小说《鲁贡玛卡一家人的自然史和社会史》,为这个家族制订了世系分支图表即谱系树,在每部小说中出现的这个家族的人物都有亲缘关系和遗传因素的影响。从第一部《鲁贡家族的命运》到最后一部《帕斯卡医生》,左拉共花25年时间完成了20部小说,其中最有名的有《小酒店》、《娜娜》、《萌芽》、《土地》和《金钱》等。它们是“第二帝国时代一个家族的自然史和社会史”,从政治、军事、金融、宗教、商业、工人、农民、科学艺术和日常生活等各个角度构成了一幅反映第二帝国时期社会现实的大型历史画卷。左拉的文学成就以及他在《实验小说论》和《自然主义小说家》等文集中阐述的文学理论,使他成为自然主义文学流派公认的领袖。莫泊桑、于斯曼等追随他的文学青年常在他的梅塘别墅里聚会,他们以普法战争为题材联合写作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梅塘之夜》,使这个文学流派以梅塘集团闻名于世。

继《鲁贡玛卡一家人的自然史和社会史》之后,左拉写作了三部曲《三名城》,即《卢尔德》、《罗马》和《巴黎》。1894年后,犹太籍法国军官德雷福斯被诬陷为叛徒的冤案引起轰动,法国为此分成了两派。左拉为了伸张正义,全力投入了为德雷福斯鸣冤的斗争,并于1898年1月发表了致共和国总统的公开信《我控诉》,结果被法庭处以罚款和一年徒刑。他于宣判当天逃亡英国。在流亡期间写作《四福音书》。次年7月,德雷福斯案件真相大白,他回到法国,两个月后,因煤气中毒去世,《四福音书》只完成了前三部《繁殖》、《劳动》和《真理》。
左拉是公认的法国自然主义文学流派的领袖。作家的文学观点及大量的小说作品表明,他的自然主义实际上是现实主义在新的历史和社会条件下的一个发展阶段,它强调运用自然科学的手段和细节详实的资料客观地描绘社会现象,发展和丰富了传统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只是有时过分夸大了遗传因素和情欲的作用。尤其是他的许多作品,并不完全符合他的理论,而是远远超出了自然主义小说的规范,是继承和发展了现实主义的传统。左拉的作品从20世纪20~30年代起陆续被翻译成中文出版,拥有广泛的读者。中国有些作家的创作曾受其影响。

爱弥尔·左拉 - 《左拉传》

剧情梗概 

第十届(3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左拉传(TheLifeOfEmilaZola)

美国华纳兄弟电影公司(WarnerBros.)一九三七年摄制出品

编剧:诺曼.雷恩等

导演:威廉.狄特尔

主要演员:保罗.茂尼(饰左拉)
     约瑟夫.希尔德克劳特(饰德雷弗)

《左拉传》夺得
最佳影片、最佳剧本、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

剧情简介:

十九世纪末。在巴黎的僻静街区,有一幢简陋的房屋,顶楼里住着作家左拉和印象派画家赛尚。两人生活清贫,但志同道合,奋发创作。左拉的一本描写妓女悲惨命运的小说《娜娜》问世后大获成功,为自己呕心沥血的巨著《卢贡.马加尔家族》增添新的篇章,这时在法国发生了轰动的德雷弗案件,德雷弗是犹太裔炮兵大尉,因涉嫌间谍罪,被捕入狱。他自己叫冤上诉,他的老婆慕名来向左拉求援。左拉了解案情后,深为德雷弗感到不平,于是呼吁舆论,发起了广泛的声援行动。左拉本人则遭到军方右翼势力的非难。不久,德雷弗被宣判无罪获释。左拉维护正义的行为博得公众赞许。一九○二年,左拉因煤气中毒而身亡。法国人民怀着悲痛的心情悼念左拉,作家法朗士发表了悲壮的悼词。左拉的遗体安放在旁代翁宫。

爱弥尔·左拉 - 作品简介

《娜娜》内容简介:
古今中外写妓女的文学作品可谓多矣,但像《娜娜》写得如此详尽而又深刻的作品并不多见。小说的主人公娜娜是一个穷苦人的女儿,天生丰满美丽,15岁时被人诱骗,成为街头妓女,后来因为在一个剧院里裸体演出而一举成名,成为巴黎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和风流公子你争我夺的对象,他们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在她身边演出了种种丑剧,直到凄凉地病死在一家旅馆里。

《萌芽》内容简介

艾坚·郎杰是个二十一岁的机器工人,有着褐色的头发,强壮的身体,而且是个漂亮的男子。他因在里尔的铁路工场,打了工头的耳光而被开除,来到服娄矿场找工作。他向矿场的车夫汶森·马安打听矿上的情况。汶森·马安是个矮小的老人。他家祖祖辈辈都在矿井当挖煤工人,他的父亲和两个叔叔及三个兄弟都死在井下。他自己在矿井工作了五十年,虽然长期井下的劳动损坏了他的腿脚,不能再下矿井了,但总算幸运地活下来了。为此工人们给他起了个称号叫“善终”。

老“善终”的儿子都森·马安是个倔强而熟练的采煤工人。他的采掘小组,刚好死了个女推车工,这样艾坚便顶替了女工的位置,参加了马安的采掘小组。服娄矿井的设备条件极坏,矿工必须跪着、爬着、仰面躺着干活,“活象夹在两页中间的一个虫子,受着活生生被压成一片的威胁”。由于煤层散发的热气,工人们闷得透不过气来。推煤车的多半是些未成年的女孩子,肌肉鼓得紧紧的,肩膀和腰不停地使劲,累得汗流浃背,喘息不止。地下潮湿不堪,矿工四肢被水泡肿了;碎煤、石块又把他们的脚都戳青了;矽土侵蚀着肺,把人们的肺都烧坏了;有的得了贫血症,有的关节瘫痪了。

艾坚和马安的十五岁的女儿嘉黛琳一同推煤车。这个女孩子有一对象“泉水一样的淡绿与洁净”的大眼睛。艾坚由于干的是女孩子的活,加上技术不熟练,人们都瞧不起他。善良的嘉黛琳则处处照顾着他。艾坚没有下榻的地方,她便请求父亲给他帮忙解决。马安把艾坚介绍给“有利”小酒店的老板赖赛纳。赖赛纳认识艾坚的朋友普鲁沙,便答应让艾坚住在他的店中。

赖赛纳是个三十八岁的胖子,“圆圆的面孔上,剃得精光,露着和善的微笑”。他原是个挖掘工,在三年前一次罢工风潮中,被公司开除了。后来,他便在服娄矿区开起酒店来,并成为矿区不满工人的首领,但他只强调合法斗争,反对暴力行为。

马安的两个儿子柴沙里、襄伦都在矿井工作,但工资低,不够维持一家的生活,常常面临着断炊的危险。艾坚来到矿井时,他们一家又揭不起锅盖了。马安嫂便去向商人梅格拉借贷。梅格拉是个外表彬彬有礼,内心龌龊冷酷的胖子,而且是个大淫棍。他经常以借贷来奸淫矿工的妻女。他的店铺开在矿场总经理海纳波公馆的隔壁,由于他得到工头们的庇护,生意十分兴隆。他看马安嫂没有什么油水可揩,便拒绝了她的借贷要求。

马安嫂又到矿业公司股东格雷歌亚先生家借贷。格雷歌亚夫妇装出一副假慈悲的嘴脸,让其女儿珊茜尔把一些他们用不着的衣料施舍给马安嫂,而拒绝借给马安嫂急需的五法郎钱。马安嫂想到井下的丈夫和儿女回来将要挨饿,只得又回到梅格拉的店中来。梅格拉想起马安嫂有个十五岁的女儿嘉黛琳,便同意把食物和钱赊借给她。

嘉黛琳吃过晚饭后到蒙楚镇上去买帽带,路上,她遇见了同在矿井工作的大个子萨瓦尔。萨瓦尔用暴力强奸了她。这事刚好被正在散步的艾坚撞见了。艾坚感到既难过又嫉妒,因为他自己正喜欢嘉黛琳呢。

艾坚在“有利”酒店认识了另一位房客苏瓦林。他是服娄的机器工人,年纪三十左右,身材瘦长,面孔细嫩,头上的金发很浓密,两边的颊须却很稀疏。他是俄国贵族的儿子,因企图谋杀沙皇未成,逃到法国。他信奉无政府主义,主张“杀掉顽固的人们,铲除一切陈旧的事物,当这腐烂的世界不再留下半点东西时,一个更好的社会或者会茁长起来”。他不同意艾坚提倡工人集会结社的主张。

三星期后,艾坚成了矿井里最好的推车工,人们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尤其是一向尊重出色工人的马安,对他产生的亲切的友情。他认为这位年青人不仅劳动好,阅读、书写、绘图样样都能干。他邀艾坚搬到他家里住宿,并让他转为采掘工。

艾坚与“国际”劳工组织有联系。他的朋友普鲁沙经常寄些小册子来给他阅读。他在马安支持下,在矿区发起了一个互助会社--“准备金库”。参加的会员每月得缴纳二十个铜子,以便工人在急难时互相救助。这样一来,艾坚在工人中赢得了信任,并在他周围团结了一批群众。这时,矿业公司借口工人在矿井装塞木头马虎,用罚金来惩处工人,并实行所谓新的工资制,使工人每月收入大大降低,引起了工人的普遍不满。再加上一次矿井崩塌,压死了矿工树根,压断了马安小儿子襄伦的腿,矿工的愤怒情绪达到了顶点。艾坚和马安便领导工人起来罢工。马安是服娄矿场最受尊敬的工人,被人们推举为向总经理交涉的代表。

总经理海纳波先生在家里大摆筵席,因为他要促进他的外甥保罗·内格莱尔和格雷歌亚的女儿珊茜尔的婚事。内格莱尔是服娄的工程师,对待工人十分苛刻。同时,他灵魂卑鄙,背着舅舅,暗中与舅母海纳波太太私通。席间除格雷歌亚夫妇外,还有格斯东·玛丽矿场的经理,格雷歌亚的外甥德内林,他们正在谈论服娄工人罢工的事,担心这次罢工会影响到别的矿场。海纳波则认为工人罢工不会坚持太久,等到他们肚子饿了就会回到矿井去;何况,工人一罢工,他们刚成立起来的“准备金库”就要塌台了。

马安等工人代表来见总经理。他们向海纳波严正指出,公司苛扣工人的工资是不合理的;提出每车煤要增加五个生丁的要求。总经理态度十分蛮横,断然拒绝,还骂工人想加入“'国际’这个强盗的队伍,梦想破坏整个社会”。谈判破裂了。

工人连续进行了三星期的罢工。艾坚在工人中做宣传鼓动工作,他成了群众一致拥戴的首领。与此同时,他的虚荣心也滋长起来,幻想将来能有一天当上议员。工人们在戴西尔寡妇家举行秘密集会。关于是否加入“国际劳动者协会”的问题,引起了激烈的争执。艾坚主张工人加入国际团体,赖赛纳和苏瓦林都持反对的意见。赖赛纳认为工人一加入国际组织,他们的生活不仅不能得到合理的改善,公司将用更严厉的办法惩罚工人。苏瓦林认为加入国际组织是一件蠢事。他主张“破坏一切……不再有不同的民族,不再有政府,不再有财产,不再有上帝和崇拜”。几种意见正在相持不下时,艾坚的朋友普鲁沙从里尔城赶到会场。这是一个有着细长身材和小白脸的工运活动家。他因为历次讲演的成功,流露出一种洋洋自得的神气。他的声音已经嘶哑了,但他以有力的倒证说明了工人加入“国际”组织的好处。这样一来,艾坚一派的主张获得完全的胜利。会后,蒙楚一万矿工便成了“国际劳动者协会”的会员。

罢工进行了一个月。矿工们早已断炊了。从伦敦“国际”工人组织寄来四千法郎的声援款,但不足工人们购买三天的面包。马安嫂把家里一切能卖的东西都卖光、当光了。她的两个最小的儿女在路边向人乞讨,襄伦进行偷盗活动。不久,马安嫂的小女儿婀茜尔饿死了。大女儿嘉黛琳已和萨瓦尔同居,她送了些糖和咖啡来给母亲,但被她男人发现了,被说成是倒贴给她心爱的男子艾坚的。嘉黛琳受到萨瓦尔的踢打。矿场中一些工人迫于饥饿,开始复工了。萨瓦尔所在的矿场约翰·巴尔的工人复工得最早。于是三千名坚持罢工的矿工在森林里举行了集会,讨论下一步的策略。艾坚主持了会议。在他的启发下,矿工们决心把斗争进行到底。他们骂那些复工的工人是奸贼,要到各个矿场去惩罚他们。萨瓦尔也参加了大会,大伙鄙视他。但他在会上保证:明天他将和他矿场的工人,不再下井了。

萨瓦尔加到约翰·巴尔后,并没有履行他的保证。他被经理德内林收买了。第二天,服娄的罢工工人开到约翰·巴尔。他们把下井的工人全部轰了上来。工人们对萨瓦尔最为恼恨,对他进行了嘲骂和踢打,然后又把他挟持在游行队列中,从一个矿区游行到另一个矿区,把他当作奸贼,去教训那些出卖自己同伙的人。罢工工人不断补充到游行队伍中来,最后队伍扩展到两千五百多人,组成一股浩浩荡荡的人流。他们一面行进,一面高喊:“面包,面包,面包!”

在总经理公馆门前,游行工人拦截了野游归来的太太和小姐们,砸碎了梅格拉开的店铺。梅格拉逃到房顶,但他从那里滑跌下来。女工们想起这个淫棍一贯对她们的侮辱,便对他施行报复。如焚嬷嬷跑上前去,拔下了梅格拉的阳物,把它戳在木棒尖上,高高地举起,象一面旗帜似地在空中摇晃着。

萨瓦尔乘人们不注意时逃跑了,他引来了大批宪兵。罢工工人开始溃散了。接着整个矿区都被军队包围起来。公司对罢工工人实行了残酷的镇压,开除了马安等三十四个工人。艾坚在军队开来时躲藏到一个已报废的矿井里。突然的事变,把他的头脑也搞乱了。这时,他感到改变工人现状十分渺茫。白天他不敢露面,晚上他去看马安一家。当人们问他该怎么办时?他认为目前只有和公司和解。为此,他遭到马安嫂的嘲骂。当艾坚出现在赖赛纳的酒店里时,又受到赖赛纳的挖苦。苏瓦林则说:“全体都是懦夫。”这时,萨瓦尔带了嘉黛琳到酒店中喝酒。由于罢工的事件和爱情的怨恨,萨瓦尔见到艾坚格外眼红,便扑上去要杀死艾坚,于是在他们之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搏斗。在搏斗中,嘉黛琳偏袒艾坚一方。斗败的萨瓦尔便把她臭骂了一通,不准她回家了。

资本家一面利用反罢工分子下井劳动,另一面准备雇用比利时人来代替罢工的工人。再次引起矿工的愤怒。人们拥向矿场与军队发生了冲突。开始工人用石块投掷他们,后来军队开枪了,打死了马安等十四个工人和小孩,二十二人受伤,酿成严重的流血事件。

艾坚参加了马安的葬礼。他的软弱与无能,遭到工人的唾弃,在他背后不断发出了嘘声。马安嫂公开对他说:“我若站在你的位置,给伙伴们惹起那么多的损害,我早已忧闷死了。”他在工人住宅区经过,有人向他伸着拳头,有人向他抛掷石块。这时,艾坚反埋怨工人野蛮和畜牲一样愚蠢。赖赛纳见到工人围攻艾坚的场面很高兴,他对工人宣传说:“暴力从来不会成功,人们不能于一天之内改造世界。答应你们一下子改变一切的人们,只是不负责任的荒唐鬼或有意欺骗的卑劣小人。”于是,他在工人中重新获得了失去的威望。

嘉黛琳被萨瓦尔抛弃后,回到娘家和马安嫂住在一起。眼看一家大小挨饿,她决定下矿井去工作。艾坚也表示要和她同去。这时,艾坚想起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认为人类在进行一种生存斗争,瘦的吃掉胖的,强的吃掉弱的。

苏瓦林不满人们的懦弱,他暗中在进行一项冒险的破坏活动。他偷偷地下到矿井,锯开了护井壁的木板,破坏了矿井的排水设施,使大水淹没了矿井。恰好,这天艾坚和嘉黛琳一道下井去,由于矿井充水,出口处已被崩坍堵塞了。工人上不来。矿外工人组织了抢救队。柴沙里知道妹妹嘉黛琳被埋在矿井,参加了挖隧道的工作。他干得特别卖劲,但他疏忽了安全设施,引起煤气爆炸,结果他被炸死了。总经理海纳波先生和股东格雷歌亚一家也来到现场。格雷歌亚为了讨好工人,对马安一家遭难表示同情。他和他的女儿珊赛尔到马安嫂家慰问。家里只有“善终”老人一人在家。他被一连串不幸的事变,弄得麻木和痴呆了。格雷歌亚夫妇送了一双老人无法穿的大皮鞋给他。当他们走开后,珊赛尔想单独留下来和老人谈谈话。“善终”出于一种疯狂的举动,把珊赛尔掐死了。然后,他自己也跌倒在珊赛尔的尸体旁边。

被埋在井下的工人,由于坍方、饥饿、缺氧,大部分人都死去了。最后,只剩下三个人:艾坚、嘉黛琳和萨瓦尔。萨瓦尔和艾坚因争夺嘉黛琳,又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艾坚用石块击碎了萨瓦尔的脑壳,萨瓦尔死了。矿井中的水位越涨越高。艾坚和嘉黛琳半身都浸泡在水里,接连几天没有东西吃,他们饿得发昏。最初,他们吃一小段朽木头,木头吃光了,便只好挨饿了。嘉黛琳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了,她倒在艾坚的怀里死了。当人们挖通隧道后,艾坚也昏死过去,但他被人们救上来了。

艾坚是这场灾难的唯一幸存者,他在蒙楚医院躺了六星期。公司给了他一百法郎救助费,但把他开除了。艾坚拒绝接受一百法郎。当他伤好出院后,看到工人们迫于饥饿都下井工作了。马安嫂为了养活一家,也只好重新当起推车工来。她和艾坚分别时,对他说:“经过这一切屠杀之后,我曾有一会儿,很想打死你。但是人们必须反省,不是吗?人们发觉这到底不是任何人的过失……不,不,这并不是你的过失,而是大家的过失。”她原谅了艾坚。艾坚一面离开矿区;一面放慢了脚步,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感到自己在矿井底下的艰苦经历,已使他锻炼成熟。他的教育已结束,“他武装着知识离开,他已变成革命的,有理性的战士,将对他所看见的和所判决的社会宣战。”他准备去找普鲁沙,做一个象普鲁沙那样使人们“言听计从的首领”。同时,他相信在矿井底下“无数的人,暗暗茁长起来,一个复仇与黑色队伍的胚种已在犁痕底下慢慢萌芽与长大,为了未来世纪的收获,不久就要裂开压盖着的土地”。于是,他动身到巴黎去了。 

爱弥尔·左拉 - 名言

生活的全部意义在于无穷地探索尚未知道的东西,在于不断地增加更多的知识。

愚昧从来没有给人带来幸福,幸福的根源在于知识。
 
人生在这里只有两分半钟的时间:一分钟微笑,一分钟叹息,半分钟爱,因为在爱的这分钟中间他死去了。

生活的道路一但选定,就要勇敢的走到底,决不回头。

真理在前进,什么也不能阻挡!

爱弥尔·左拉 - 参考链接

1  http://www.oklink.net/zjzj/foreign/french/06.htm

2  http://tv.people.com.cn/GB/47936/47951/68316/4612469.html

3  http://www.ruiwen.com/news/23311.htm

TAGS: 人物 外国文学家 文化人物 文学家 文学领域人物 著名文学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