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宁汉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坎宁汉是名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代表作有《图腾祖先》《七人舞》《夏日晴空》《V号变奏》等

坎宁汉 - 简介

其代表作有《图腾祖先》《七人舞》《夏日晴空》《V号变奏》等。堪宁汉多年来一直和作曲家约翰·凯奇合作。他们富于革命性地将音乐和舞蹈剥离开来,提倡这两种艺术的独立性

美国现代舞编舞大师默斯·堪宁汉2009年7月26日去世,享年90岁。堪宁汉舞蹈基金会27日发表声明,堪宁汉是在家中自然死亡。之前国家大剧院正在协商堪宁汉和他的舞蹈团明年首次访华演出的行程,虽然堪宁汉去世,国家大剧院表示仍将努力促成默斯·堪宁汉舞蹈团来京。

坎宁汉 - 舞蹈艺术

与堪宁汉有过多次交往的欧建平回忆说,堪宁汉是个非常优秀的舞蹈演员,爆发力尤其好:“有个评价的方法,一次跃入空中,他的腹肌能抽搐六次,弹性非常好,70岁时还能登台。”

国家一级演员、中央芭蕾舞团著名舞蹈家徐刚讲述了他接触堪宁汉舞蹈训练体系的感受,“我在英国上学时,最喜欢堪宁汉的课,动作比较连贯,很多动作接近古典芭蕾,其作品怎么理解都可以,表达的是种情绪。”徐刚还说堪宁汉的作品对舞者要求很高,“训练时腿抬多高、外开度,都有严格的规范和标准。”

堪宁汉的舞蹈思想曾深受中国《易经》的启发。《易经》中的“易”就是“变”的意思,它说的是一切事物都处在变化之中。堪宁汉由此获得灵感,他的舞蹈设计成为自然界变化的直观表现。在他看来,观众欣赏舞蹈完全像看一幅风景画或者是街头场景那样,可以看到一连串“意想不到”的事物。堪宁汉由此创造了“机遇编舞法”——以抽签的方式(后改用计算机)决定舞蹈的演出顺序,使舞蹈呈现为一种连贯却非线性、不受逻辑制约的舞台活动。

坎宁汉 - 职业历程

1951年,音乐家克里斯琴.沃尔夫给了堪宁汉其及合作者,现代音乐家约翰、凯奇一本英译本的《易经》。堪宁汉人《易经》中顿悟,“易者,变也。天地万物之情见”。成了令他创作历久弥新的舞蹈思想。作为连接古典现代舞与后现代舞的形式主义者,堪宁汉以某种民主艺术的思想回归 到纯舞的王国之中。生活化,自然的动作出现在舞台上,动作的连接听任某种偶然性,超越了“起承转合”的限定;视觉空间的民主化,舞台空间会出现多个舞动的兴奋视点,不存在谁是主角,每个舞者每段动作都是独立的。这种尝试激活了单调、规整的视觉习惯,观念有权利自己选择观看的焦点,正如舞蹈史学家们和美学家们认为的“西方剧场舞蹈史 直到堪宁汉的时代,即本世纪未50-60年代,才算真正回归了以动作为本的舞蹈自律 美学的范畴。” 堪宁汉与约翰.凯奇,现代派美术家罗伯特.劳生伯等人合作,对剧场的灯光、布景、声音等进行了广泛的实验和改革。

在《冬枝》中射向观众席的强光,《V变 奏》中,舞者在五根带有电磁波传感器的柱体间运动,影响电磁场而改变了原有的电子 乐。幻灯和电影机在舞台上的投影,创造出立体、全景的空间。《怎样无场,踢腿,倒地 和奔跑》加上了幽默、轻松、诙谐的朗读,《热带雨林》中由各种噪音的喧闹后,制造出片 刻的宁静。这一切都和他在设有任何征兆下突然变化的动作一样,偶然带来了戏剧性,意想不到的效果。他摆脱了以情感主线牵制的创作方式,渲染着顽童式的心态,却带着严肃的表情。富于色彩变化,随机应变的动作流程代替了观前知后的审美陈规。

坎宁汉 - 评价

中国舞协副主席冯双白也表示,“他的体系刚传到中国时,中国的舞蹈编导感到不可思议。我们都有固定的逻辑、固定的动作顺序,而堪宁汉的动作顺序是随机的,甚至要靠掷色子来决定下一个动作,有很多的未知。我们仔细研究过他的编排方式,我们的舞蹈动作一般是大跳,然后落地、翻滚;他大跳后会停留在某个空间,表演上有很大的难度。”

对堪宁汉的作品一直没能引进的原因,冯双白认为,堪宁汉纯动作的舞蹈中,还有很多哲学的东西,比如关于生命、时间的流逝、存在的可能性的探讨,普通观众难弄明白,演出商不敢引进来。

国家大剧院原计划2010年春天邀请堪宁汉和他的舞团首次访华,堪宁汉的去世给该计划增添了变数。大剧院方面昨天表示,如舞蹈团运作不受影响,仍将邀请该团明年来华演出。 

TAGS: 文化人物 舞蹈家 艺术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