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宗濂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侯宗濂(1900年1月23日-1992年3月17日),中国近现代生理学家和医学教育家。1900年1月23日生于辽宁省海城县,汉族。研究论证了Fick氏间隙的本质是阳极抑制,提出短时通电两极兴奋、两极抑制学说;研究了兴奋性及其指标问题,论证出能正确反映兴奋性的指标;研究过针感生理,论证了不同穴位的针感感受器和针感传入纤维。多年担任医学行政工作,对中国医学教育的发展也作出了重要贡献。1992年3月17日因病逝世,终年92岁。

侯宗濂 - 简介

1900年1月23日 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县。

1920年7月 毕业于沈阳南满医学堂,留校任生理学助教。

1922年9月~1924年9月 在日本京都大学学习。

1924年9月 任南满医学堂(后满洲医科大学)讲师。

1926年4月 任满洲医科大学副教授。

1926年10月~1927年3月 在北京协和医学院从事研究。

1930年3月~1931年3月 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留学。

1931年3月~1931年9月 在德国莱比锡大学学习研究。

1931年9月 回沈阳工作。随即任北京大学医学院生理学主任、教授,兼任北京协和医学院生理学名誉教员。

1937年7月 创建福建医学院,任院长兼生理学系主任、生理学教授。

1944~1992年 历任西安医学院(后西安医科大学)院长、名誉院长、学位委员会主席,中国生理科学会常务理事,中华医学会理事,卫生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委员,陕西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陕西省生理科学会理事长及名誉理事长,中华医学会陕西分会副理事长,陕西省教授学衔评定委员会主任等职。

1992年3月17日 因全身脏器功能衰竭于西安逝世。

侯宗濂 - 生平

侯宗濂,西北医学院(后为西安医学院、西安医科大学)院长(1900年--1992年),一级教授,1900年1月23日生于辽宁省海城县,汉族。1920年毕业于南满医学堂,留校任教并从事心理学研究。1922年去日本京都大学进修肌肉神经普通生理学及生物物理化学,1926年获日本医学博士学位。1930年赴奥、德留学。留学期间,在自己的研究论文中,对当时已被世界生理学界公认由法国科学院院士拉皮克(lapicqe)提出的“时值”理论,提出了质疑,并首先提出要找到一个新的确实反映兴奋性的指标来取代拉氏“时值”。论文在德国《生理学杂志》以教授名义发表后,引起了国际生理学界的关注。

1931年回中国后,任北平大学医学院生理学主任教授。1936年,由中国生理学会推荐出席了在莫斯科召开的第十五届国际生理学大会,发表了他对“费氏(fick)间隙”的研究论文,受到了与会专家的重视。1937年应聘赴闽,创建福建医学院,任院长、教授兼生理学主任,后任福建研究院院长。1944年应邀来陕西,出任西北医学院院长。解放后,1954年中央人民政府仍任命侯宗濂为西北医学院(后西安医学院、西安医科大学)院长。1988年任西安医科大学(现已被西安交通大学合并,名为: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名誉校长。

1955年,侯宗濂领导生理学教研室,继续进行兴奋性及其指标等问题的研究,先提出了“标准时值”概念,后于1959年又提出“标准电量”新概念,对其“标准时值”理论进一步完善化,达到能更全面更精确地反映兴奋性的指标。这一报道引起国内外专家的重视。

为了发扬中国医学遗产,促进中西医结合,从1972年起,他开始进行针刺镇痛原理的研究。他把针刺穴位的生理功能与结构统一起来,进行系统的研究,开辟了“针感生理学”这一新学科的研究领域。其针刺镇痛原理及肌肉神经普通生理学两项课题的研究成果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侯宗濂获全国科学大会个人奖,同时获陕西省、卫生部科学大会奖。

1979年,侯宗濂受卫生部委托,主编出版了《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生理学》。1992年3月17日,侯宗濂因年事已高,全身脏器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西安逝世,终年92岁。

侯宗濂 - 成绩

一、发表论文《发汗与季节的关系》:揭示了不同季节同一湿度条件下,汗腺活动水平和发汗量并不相同的规律,提出了影响发汗的心理因素。这是中国生理学家较早的研究论文之一。

二、对兴奋性指标的研究:批判了Lapicgue的时值理论,提出了标准时值与标准电量学说以及组织兴奋发展的理论,代替时值。他的理论推导,在1955年用生理实验取得了证实,并于1963年、1964年发表论文总结提出兴奋发展阶段论学说,描述其探索的思维方法。

三、在针感生理学研究上,提出了针感的二重结构学说。他认为要解决针刺麻醉原理问题,首先必须解决针感问题,并为此研究大量已有的实验材料,佐证说明,将针感现象分解为针感的产生和针感的维持两个部分。根据功能和结构统一的原则,提出针感的产生和维持不在同一结构的说法:针感的产生主要是由细纤维传入,而针感的维持可能有梭内肌参与。这就是针感二重结构学说的核心,也就是说,穴位肌电是梭内肌发放的,传导针感的是分布于肌梭中的细纤维(Ⅳ类纤维),二者共同组成针感的感受器。

侯宗濂 - 荣誉

1926年4月,侯宗濂的论文在日本京都帝国大学通过,经日本文部省批准,他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并获文部省河西奖章。满洲医科大学(原南满医学堂)授予他副教授学衔。

1937年7月,应聘前往福建,创建了省立福建医学院,任院长,兼任生理学主任、教授,领导生理室工作。后任福建医学院院长。1944年,应邀出任西安医学院院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侯宗濂历任西安医学院院长、名誉院长、学位委员会主席、中国生理科学会常务理事、中华医学会理事、卫生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委员、陕西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陕西省生理科学会理事长及名誉理事长、中华医学会陕西分会副理事长、陕西省教授学衔评定委员会主任等职。

1965年,国家科委批准他组建普通生理学研究室;1978年他被邀出席全国科学大会。“针麻原理—穴位针感研究”和“肌肉神经一般生理学——应激、兴奋、抑制及适应”两个在他指导下进行的课题,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和部、省一级成果奖。1979年他受卫生部委托,主编出版了《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生理学》。

侯宗濂 - 作品

侯宗濂,《人体凳汗机能の季节に因ゐ变动に就ぃて》,《南满医学会杂志》1923年,11:467。

侯宗濂,《Fick氏间隙の温度影响》,《南满医学会杂志》,1924年,12:918。

侯宗濂,《正确反映兴奋性指标及应激性与兴奋性分离》,《生理学报》,1963年,26:282~290。

侯宗濂,《关于合谷区穴位的针感感受器及其传入径路(综述):针刺麻醉原理的探讨》,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4年。

侯宗濂主编,《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生理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年。

侯宗濂 - 论著

1、侯宗濂,《肌挛缩に及ぼす温度の影响》,《南满医学会杂志》,1924年,12:800

2、侯宗濂,《心脏不可逆传导に及ぼすィ才ンの影响》,《满洲医学会杂志》,1925年,3:1

3、侯宗濂,阎德润,《温热不可逆传导に及ぼす影响》,《满洲医学会杂志》,1926年,4:551

4、侯宗濂,《大脑髓の循环血量并に酸素需用量に就ぃて》,《满洲医学会杂志》,1926年,5:175

5、侯宗濂,衫浦,《脑髓の循环酸素需用量に関ぃゐ知见补遗》,《满洲医学会杂志》,1929年,5:273

6、侯宗濂,《神经の感应电流刺激に及ぼすK及Ca,ィ才ンの影响に就ぃて》,《满洲医学会杂志》,1929年,11:755

7、侯宗濂,郭光武,《発汗动摇に就ぃて》,《满洲医学会杂志》,1929年,10:755

8、侯宗濂,郭光武,《轻度の筋肉作业に因ゐ凳汗就ぃて》,《满洲医学会杂志》,1932年,16:465

9、侯宗濂,柳安昌,《费氏间隙之真像》,《中国生理学杂志》,1932年,7:61

10、侯宗濂,贾国藩,《交感神经对于心脏紧张之影响》,《中国生理学杂志》,1933年,7:51

11、侯宗濂,《平流电开放刺激阀何以较低于其闭锁刺激者》,《中国生理学杂志》,1934年,7:189

12、侯宗濂,《开放刺激之时紧张曲线》,《中国生理学杂志》,1934年,8:237

13、侯宗濂,贾国藩,《蓄电器放电时之费氏间隙》,《中国生理学杂志》,1934年,8:261

14、侯宗濂,《费氏间隙之研究》,《中国生理学杂志》,1934年,8:297

15、侯宗濂,驳森惠藏君“钾及钙对于费氏间隙之作用”之论文,《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二十周年纪念刊》,1934年,47

16、侯宗濂,李茂之等,《短持续电流刺激所生两极兴奋及费氏间隙之研究简报》,《福建省立医学院五周年纪念论文集》,1942年,51

17、侯宗濂,贾国藩,《短持续电流所生之顾氏间隙及其成立原因之探讨》,《福建省立医学院五周年纪念论文集》,1942年,5

18、侯宗濂,方怀石,《鹿寿草的药理作用(初步研究报告)》,《台湾医学杂志》,1946年

19、侯宗濂,《兴奋性的三个因素及其相互关系(综述)》,《科学与技术》,1957年,1-8

20、侯宗濂,《应激性及兴奋性是各自独立的兴奋组织的特性(综述)》,《生理学进展》,1963年,5:379-387

21、侯宗濂,《正确反映兴奋性指标及应激性与兴奋性分离》,《生理学报》,1963年,26:282-290

22、侯宗濂,张可仁,《关于合谷区穴位感受器形态学研究,Ⅰ》,《陕西新医药》,1973年,1-2合刊

23、侯宗濂,张可仁,《关于合谷区穴位感受器形态学研究,Ⅲ》,《陕西新医药》,1973年,4

24、侯宗濂,张可仁,《关于合谷区穴位感受器形态学研究,Ⅳ》,《陕西新医药》,1973年,5

25、侯宗濂,《关于合谷区穴位的针感感受器及其传入径路(综述):针刺麻醉原理的探讨》,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4年:49

26、侯宗濂,《合谷区穴位针感感受器及其传入纤维类别(综述)》,《西安医学院学报》,1975年,1:71

27、侯宗濂,《以合谷区穴位为典型的研究穴位与针感的进展情况(综述)》,《西安医学院学报》,1976年,4:65

28、侯宗濂,《探讨穴位相对特异性(综述)》,《西安医学院学报》,1976年,4:92

29、侯宗濂,《中西医结合探讨经络实质(综述)》,《西安医学院学报》,1976年,4:97

30、侯宗濂,《穴位与针感专题研究进展(综述)(全国进展情况)》,《针刺麻醉》,1977年,2-3:1

31、侯宗濂,《穴位与针研究进展(综述本室工作)》,《陕西新医药》,1978年,2:51

32、侯宗濂,唐敬师,《针刺激に与ゐの求心性纤维镇痛の作用に関すゐ研究》,《日中医学》,1982年,4(4):14-21

33、侯宗濂主编,《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生理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年

侯宗濂 - 评价

一、培养人才时特别注重智力建设。侯宗濂挑选人才时不惟分数论,而主要考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考察观察能力和动手能力。他认为只有分数而没有能力的人是难以成材的。他特别重视对哲学和自然辩证法的要求。

二、侯宗濂指导科研别具特点。一是对实验设计的精心,另一个是对研究课题的“致思”。

三、侯宗濂重视对助教基本功(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术)的培养。他要求助教尽量多读教科书,在读的过程中比较、鉴别,从不同的角度加深对问题的理解,他要求在读书过程中不断提炼其精华,抓住本质。

TAGS: 人物 医学家 教育家 自然科学人物
推荐文章